独向行走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最近看的小说里总说人生而平等,没有什么不同,不由基因决定人的高低贵贱,其实我倒是觉得,人生来确实有差距,基因也确实在其中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人与人的差距,有人生来就是长得高,有些方面就是更有优势了,所以人生来平等,应当是你所处的地方能够平等地对待每个人,不管他基因是什么样的,能够让不一样的人享受一样的权利,发挥自己所长,而不是三六九等区分人。人生来平等不是消除差异和差距,也消除不了,而是不让差距变成人追求自己目标的障碍。

    “我快不记得你的声音了。”

    “我也要想不起你的样子了。”

    “真好,我快要忘记你了。“

    “所以别担心, 阿辞。”

     风从四面八方来,风很细,却挟雷带雨。春雷声像水波涟漪,一阵接一阵响起又散开。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今日是为惊蛰。而往后,就是更盛更好的春天了。
                       

                                             ——《惊蛰》一碗橙子


Blackbird on my shoulder
黑鸟 落在我的肩上
And what difference does it make
这段情愫 到底有何不同不妥
When this love is over
这场爱情 究竟何时已无疾而终
Shall I sleep within your bed
我还能 与你安眠于一张床榻上吗
River of unhappiness
为悲伤填满的河流
Hold your hands upon my head
把你的手 抚向我的额头
Till I breathe my last breath
直到我的最后一次呼吸 尘埃落定
Oh, oh woe-oh-woah is me
悲伤如我
The last time that you touched me
还沉湎 在那最后一次抚摸的瞬间
Oh, will wonders ever cease
爱的渴望 会否终有一日消逝
Blessed be the mystery of love
所幸 还有爱的奥秘永留心间

刘大哥

刘大哥最近看上了一个小帅哥。而且是一个光头小帅哥。
虽然有一颗锃亮的光头,但是架不住小帅哥肤白貌美大长腿,笑起来温柔又乖巧,在酒吧昏暗的光线里别提多勾人。

刘大哥那颗沉寂多年的芳心立刻就砰砰直跳了。
想自个儿自打进入社会也摸爬滚打好些年,按理说这种属于年轻人的冲动早和自己绝缘,可是此刻看着小帅哥温柔的浅笑,刘大哥忽然就有些醺醺然。

诗经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即使刘大哥不是君子,求的不是淑女,小帅哥对刘大哥的吸引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从第二天起,刘大哥就准时蹲点在酒吧,渴望和小帅哥来一场浪漫的邂逅。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多月的辛苦守候,光头小帅哥终于再次出现。

据酒保介绍,小帅哥是酒吧的新人,还没有老主顾,刘大哥深觉这是一个机会,要是自己多买小帅哥的酒,岂不是爆刷好感度?

可能真的是好运来了挡不住,刘大哥眼睁睁看着小帅哥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眉眼一弯,又是让自己心跳不已的温柔的笑,红润的唇一开一合,可以看见一排整齐的白牙……

迷走在人间,心是彷徨的,感情无处可踪,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在这错综复杂的城市网中,前路渺茫而混乱,谁在呼唤,又在呼唤谁

感觉昨天还是十六七八的少年,感觉还在背各种试题,怎么忽然就变成二十了呢,等毕业,就要人到中年,太可怕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

        当她漂泊在城市的街道,当她在船上摇摇晃晃地去往未知的远方,当她遥望夜空,在这场一个人的旅行,她感到孤独,感到渺茫。

        她的记忆里,有一座深深的,杂草丛生的院子,荒凉的,寂静的,还有一棵枣树,很高大,枝叶繁茂,风从她的身旁穿过,她像一颗被留下的蒲公英种子,落在这座院子深处。抬头看,四四方方的天空一碧如洗,阳光照在台阶上,很暖,也很灼眼,树叶把光线切割成一片片,洒下的阴影随风摇摇晃晃,沙沙地响。时间被无限拉长,变得缓慢,漫长到让人懒散,又莫名焦灼,她能闻到炊烟呛人的好闻的味道,听到拉风箱的声音,可是没有人和她说话,就好像被隔绝在世界之外。

岁月如刀,一去二十春